天津快3在线计划网-新闻网新闻中心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晚8点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货币Libra-各国央行不会放弃对以货币为基础的金融体系的监管

警方通报 李心草

孫飛:更聚焦來看,Libra如果最終得以實現,會對國際貨幣體系、主權國家貨幣產生何種影響?例如,對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是加強了還是削弱了?會不會發展成為超主權貨幣?對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貨幣體系影響有什麼不同?有學者認為,Libra本質上是將香港的貨幣局制度搬到了互聯網生態圈上,各位怎麼看?

臉譜之前應該是與美國有關部門進行過溝通,而且臉譜和Calibra電子錢包公司已經擁有貨幣服務牌照,美國政府對Libra應該是持包容審慎的態度。但是,臉譜發揮網絡規模優勢運行Libra,網絡規模效應、網絡自我強化機制的協同共振下會出現什麼局面,各國監管層暫時是無法估量的。Libra的最大優勢是在跨境支付領域發揮作用,利用其全球網絡平台降低跨境支付成本。如果最終得以實現,將對傳統的跨境業務、支付業務產生衝擊,對國際組織合作監管提出新的挑戰。

歐陽日輝:我們需要從貨幣功能的角度思考和認識Libra。支付、儲蓄和記賬是貨幣的三大功能,主流經濟學大多數學者認為,貨幣是國家以公權力做背書發行的記賬單位,由於國家的背書,人們願意用貨幣進行支付,完成商品交易和債務清算,用貨幣作為儲蓄手段進行跨期財富轉移。按照臉譜的描述,Libra不是簡單的商品貨幣,它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有可能創造信用。這是典型的私人部門創造貨幣的例子,對國家的主權貨幣將造成巨大衝擊,對國家的金融基礎設施、金融體系與生態將提出嚴峻挑戰,所以,各國監管層高度重視這個「偉大的創新」,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議員們對臉譜發行Libra的意圖存在強烈質疑。

Libra提到其要有一個貨幣基礎,會投資于流動性非常好的,類似於美國國債,也許包括歐洲央行、日本央行、中國人民銀行短期的貨幣工具。把Libra想成一個貨幣池子,類似一個大型的貨幣基金,就是餘額寶和天虹基金所做的事情,你把錢給了餘額寶,他就拿錢全部去投貨幣市場工具,實際就變成了第二個餘額寶。

歐陽日輝:支付清算體系是一國的核心金融基礎設施,也是金融體系乃至整個國民經濟運行的基礎。我國形成了以人民銀行現代化支付系統為核心、銀行業金融機構行內支付系統為基礎,票據支付系統、銀行卡支付系統、互聯網支付等為重要組成部分的支付清算網絡體系。2015年人民銀行正式啟動了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2017年8月29日成立的網聯清算有限公司,是我國最新的金融基礎設施,也是全球金融基礎設施的創新。如果Libra得以最終實現,對我國整個支付清算體系都提出了挑戰。堵不如疏,央行、我國大型互聯網平台、第三方支付公司和傳統金融機構等都應該積極應對,加快研究區塊鏈在支付系統的運用,運用沙箱監管探索我國穩定幣的發行和應用,監管層和行業協會加緊相關標準規範的研製。

趙鷂:有些人把Libra比作香港的貨幣局制度,說明不太了解香港的貨幣局制度。香港有三個發鈔行,中銀、渣打、滙豐,根據收到的美元,按1美元兌7.58港幣,大概上下5%浮動。香港的貨幣局制度,對於HKMA貨幣發行,所以中銀、渣打、滙豐沒有貨幣發行權,貨幣發行權是在香港金融管理局手裡,只不過是固定美元。Libra做的相當於渣打、滙豐、中銀所做的。

熊鵬:對國際貨幣金融體系的影響,我認為,在看得見的將來都不用擔心。臉譜對Libra的定位是清楚的,不會和任何一個主流貨幣去競爭。而且Libra主要是支付工具,其實是想幫助那些現代金融業不發達的國家,比如非洲、南美、中亞等,這些國家銀行體系不發達,國際支付轉賬成本非常高昂,甚至有時候轉不出去,初心是幫助這些國家的人民實現更好的支付。Libra的支付功能是要用法幣去兌換,對於普通用戶是拿本國貨幣或是美元去換,並沒有說脫離法幣創造出一個封閉運行的貨幣出來。但如果這些國家的政府和央行覺得Libra會讓國家外匯儲備不穩定或是匯率有巨大波動的話,隨時都可以叫停。

熊鵬:數字貨幣一定是政府主導,其實比特幣的思路是一個小圈子裡的遊戲,所謂的匿名性,去中心化,但實際上在真實的應用中,就會發現比特幣是沒法用的,因為效率低下。比特幣是非常中心化的組織,少量的人控制了大量的幣,存在大量的信息不透明。從歷史經驗來講,全世界的金融史最早都是私人發幣,為什麼作為一個歷史現象早消失了呢?大家往往會說私人發幣的好處,要對抗政府,但不受監管、不受約束的私人會出問題。至少在西方國家政府還受到監管,有些透明性是存在的,所以數字貨幣不可能走向私人發幣。數字貨幣只是提出節省一些IT成本的思路,包括所謂的留痕,讓大家見證這個過程,實際上這些過程和交易對於有雲計算基礎的公司沒有技術上的難點。目前很多領先的金融和物流公司都實現了分佈式交易校驗機制。

孫飛:從一國數字貨幣發展的總體布局來說,市場化的商業機構發行類似Libra的穩定幣與中央銀行發行數字貨幣相比,各有什麼優勢?未來的數字貨幣體系應該是政府主導還是私人部門主導的?兩者究竟是排斥的關係還是互補的關係?

熊鵬:Libra現在進不了中國,就算將來進了中國,可能也會像蘋果公司做蘋果支付一樣,雖然蘋果公司有那麼多的手機用戶,但很多中國用戶會用微信和支付寶,因為沒有提供比微信和支付寶更強大的功能,蘋果支付的市場佔有率連1%都不到。華為公司也做了華為支付,但即便是用華為手機的用戶,也不常用華為支付,支付其實是一種習慣。

從未來的一兩年來看,如果美國對臉譜的計劃放行了,也不會對我國和對全球的支付系統產生實質性影響。Libra在零售支付上,對中國是不會有什麼影響,但在跨境這一塊有影響,現在有人用比特幣、比太幣、加密貨幣通過區塊鏈的方法去跨境洗錢。

熊鵬:Libra很難推出。比如美國在制裁伊朗,伊朗是沒法用美國主導的全球銀行體系的,連轉賬都不可能,但伊朗有大量的臉譜和推特的用戶,如果伊朗可以用Libra轉賬,是不是說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失效了呢?這是監管非常重要的問題。

如果Libra得以最終實現,對我國整個支付清算體系都提出了挑戰。堵不如疏,央行、我國大型互聯網+平台、第三方支付公司和傳統金融機構等都應該積極應對,加快研究區塊鏈在支付系統的運用,運用沙箱監管探索我國穩定幣的發行和應用,監管層和行業協會加緊相關標準規範的研製。

美國和歐元區發行穩定加密貨幣已有監管框架,如果Libra在美國監管下合法運行,則對全球支付系統影響巨大。Libra的設計類似SDR,但不同的是Libra的持有人是一般居民,通過臉譜平台的應用場景巨大。高通脹或匯率有較大貶值預期的國家居民可以選擇Libra作為保值的工具,對這些國家的貨幣體系將產生衝擊。也就是說,幣值不穩定的國家將抵制Libra.Libra有可能催生少數法幣幣值不穩定的國家產生「雙貨幣體系」,出現Libra替代本幣現象。類似於高通脹國家本幣美元化,同一件商品用美元和本幣標示兩個價格、兩個計量單位。

熊鵬:臉譜最開始可能忽略了Libra在監管上的挑戰。比特幣、以太坊存在這麼多年,都沒有國會聽證。為什麼各國的央行會對這件事有這麼大的反應?是因為臉譜潛在的客戶規模。對國外的央行來講,尤其是對美聯儲,一旦是對普通投資者可能產生負面影響的金融創新,監管都特別嚴格,這也是為什麼比特幣的ETF一直上不了市的根源。在美國小打小鬧,不會有人監管,一旦會對大眾帶來影響,事情就變得很慎重。臉譜擁有的用戶群體太大,而且是跨國性的群體,所以從監管層面來講,一個是保護投資者利益,另一個就是金融監管中的國際洗錢,還有國際制裁問題。

孫飛:自Libra發佈以來,其作為新生事物引發了監管層的關注。全球監管機構都對Libra存在不少質疑。除了美國參眾兩院近期設立的兩場聽證會,法國和德國等監管部門、英國央行、日本財務省、韓國金融監管機構、印度經濟部、泰國央行等陸續表態將謹慎看待Libra。在Libra的參議院聽證會中,馬庫斯表示:「在我們完全解決監管方面的顧慮並獲得適當的批准前,臉譜不會推出Libra數字加密貨幣。」那麼,Libra究竟給監管帶來了哪些挑戰?對當前金融體系與金融穩定產生何種影響?其未來發展將會面臨哪些監管問題?

央行做數字貨幣的初衷,不是簡單地把現金取代、把銀行存款取代。所以央行的數字貨幣不局限於形態。不管是公共部門還是私人部門,對貨幣體系的改進,應該是着眼于促進貿易和經濟的增長,提高貿易的效率、安全性、便利性,還有電子商務貿易對應貿易所匹配的經濟體系。而不是搭建了什麼樣形態的貨幣,這不是問題的根本。

我國發展移動支付已成為金融科技最大的亮點,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主要是在東南亞國家與地區同當地企業合作。我國移動支付走出去主要有三種模式:技術輸出、與當地企業合作、獨立申請支付牌照。伴隨着我國出境遊客的示範效應,我國移動支付在境外得到了一定的發展。我國移動支付的發展不同於Libra的發展,移動支付主要是建立在本幣的基礎上,在本幣系統進行清算。

歐陽日輝:從理論上講,Libra容易發揮作用的地方可能在金融發展較為薄弱的國家和地區,但從保護本國幣值穩定和國家穩定的角度,這些國家抵制的呼聲會很高,可能採取關閉臉譜在本國運營、禁止本幣與Libra的兌換、禁止本地企業參与Libra協會等措施。

Libra的正式運行,短期內應該對我國移動支付拓展海外市場影響不大。我國移動支付拓展海外市場面臨最大的問題是當局監管出於安全之類的考慮。從長期來看,我國支付平台和金融科技企業應做好應對準備,監管層應鼓勵國內商業銀行和金融機構運用區塊鏈技術,推動金融科技公司和持牌金融機構加大合作,探索大型互聯網平台運行電子貨幣。總之,Libra的出現,將促使我國金融監管層重新審視新型產融結合、大型互聯網平台的金融服務模式和治理問題。正如7月17日李克強總理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所言,支持平台經濟健康發展,按照包容審慎要求,創新監管方式,探索適應新業態特點、有利於公平競爭的公正監管辦法,推進「互聯網+監管」。

孫飛:顯而易見,在現行監管框架下,Libra對中國境內金融體系的直接衝擊相對有限。由於美國在銀行等傳統金融服務上的完備性,短期內Libra在美國境內影響可能也有限。近期,媒體對600名美國臉譜用戶進行的一項調研顯示,80%的被調查者聲稱永遠不會使用Libra。因此,Libra真正首先發揮作用的地方可能在全球其他經濟、金融發展較為薄弱的地區。中國支付生態近年來在普惠金融方面取得了成就,也正在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拓展海外市場。Libra的正式運行勢必先對中國支付企業海外業務產生衝擊,那麼,我們應該如何應對這一問題?有學者建議應該儘快放開數字貨幣實踐,並允許中國支付企業仿照Libra發幣,如何看待這一問題?覺得目前的最大障礙和潛在風險有哪些?

孫飛:馬庫斯在美國聽證會的聽證詞中提到:「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與應用已不可避免,如果美國不在數字貨幣和支付領域引領創新,那麼這個技術將被美國安全機制不可觸及的其他國家所用。」很顯然,將這句話中的「美國」換成「中國」也同樣適用。那麼,如果Libra得以最終實現,對中國金融監管體系和金融科技企業將帶來哪些機遇和挑戰?中國應當如何應對?有的學者建議應允許並爭取讓中國企業加入Libra生態,各位如何看待?

趙鷂:支付不僅是有支付前端的APP平台來決定的,後面的清算系統也極其重要。而臉譜在美國是沒有像中國這樣高效的跨行清算系統的。中國網聯的交易峰值約為每秒9萬筆。而美國的Fedwire,包括各地的私人清算系統,每秒才能處理3000多筆交易。所以說,臉譜要推出一個微信錢包,即便技術很厲害,但美國的跨行清算系統提供不了高效率的實時的支付清算。

貨幣的第二項功能是支付功能,應該說Libra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未來到底有多少人用,也要取決於其成本。現在比特幣的問題是轉換的成本非常高,比如從香港的銀行給美國匯款,銀行收取的費用和中間時間成本和用比特幣去做,比特幣其實並不佔優勢。

趙鷂:如騰訊、阿里仿照Libra,也做一個貨幣池子,做債券、一比一的發行。反過來,對騰訊、阿里有什麼作用,因為這些公司90%的用戶都是中國大陸人。支付寶在國外收的錢包,不可能把錢放在國內來,在哪個國家收的錢包,就用哪個國家的錢。所以,阿里、騰訊對這些的興趣不大。馬化騰也說過,Libra不是特別先進的東西,只要監管准許,我們也可以做,關鍵是監管是否准許,做這件事的意義是什麼?而Libra說得很清楚,是沒有利息的,所以騰訊、阿里做這件事沒有意義。

美國臉譜公司推出數字貨幣Libra引發的討論已從區塊鏈世界延伸到了傳統金融領域,Libra挑戰了哪些監管底線?對國際貨幣體系是否有影響?中國對此應該如何應對?

歐陽日輝:中央銀行發行數字貨幣的優勢在於安全性和流動性,任何其他形式的商品貨幣都無法與央行抗衡。類似Libra的穩定幣的優勢在於提高支付效率。未來的數字貨幣體系應該還是央行主導的全球緊密合作監管的體系,其他形式的穩定幣依託科技平台有一定的應用場景,但在各國監管層和國際聯合的監管框架下合規運行。貨幣體系對於一個國家,對於全球的經濟發展和政治穩定至關重要,各國央行不會放棄對以貨幣為基礎的金融體系的監管,尋求監管與創新的平衡、增強本幣在國際上的競爭力是各國央行努力追求的目標。

近日,中國經濟時報特邀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證券研究室副主任孫飛主持圓桌討論,與中國社會科學院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趙鷂、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歐陽日輝、全球宏觀交易員熊鵬就Libra引發的思考展開對話。

臉譜也不能建立自己的跨行清算系統,因為美國的法律不授權,所以只能從區塊鏈方面去想,用區塊鏈去構想一個和現在的金融系統體系完全不相干的金融基礎設施。那Libra是不是真正的區塊鏈?其實,Libra的一些節點用區塊鏈,目前區塊鏈最厲害的技術也就是每秒1000筆。所以這樣的一種技術約束,臉譜短期內不可能產生很大的交易。

趙鷂:不是出現了Libra之後,私人部門才發明了支付工具,比如支付寶的擔保支付、微信的零錢包,都是支付工具,具備貨幣職能,還有商場的購物卡、學校的校園卡等都是支付工具,所以私人部門一直都在發行。只不過是以法定貨幣為載體的支付工具。

歐陽日輝:Libra的計劃是打造一個新的去中心化區塊鏈、一種低波動性加密貨幣和一個智能合約平台。Libra的底氣是臉譜這個社交平台,抓住了一個痛點:全球仍有17億成年人未接觸到金融系統,無法享受傳統銀行提供的金融服務。Libra自稱是要發展普惠金融,為數十億人提供金融基礎設施,我覺得目的是通過建立Libra協會,與一籃子法定貨幣挂鉤,發行穩定性、低通貨膨脹率、全球普遍接受和可互換性的全球性數字原生貨幣,是一種新的全球性貨幣,將成為一種超主權貨幣。

趙鷂:比特幣、比太幣是去中心化的,美國的政府部門是看不到交易的。Libra對於其他國家是加密的,不透明,但對美國政府來說,Libra是不是有後門?要Libra提供交易數據能不提供嗎?

今日关键词:警方通报 李心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