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晚8点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大石窝矿山-高庄村汉白玉加工传人高景辉说::“从古至今

个人赴台暂停原因

「最近水稻長得快,雜草和害蟲也跟着來,每天可不得去看幾次……」來不及跟記者搭上幾句話,周德如挽起褲腳,下田熟練地拔起草來,一看就是個種稻子的「老把式」。

「未來,遊客不僅能感受延續千年的漢白玉文化,還能親手拿起工具,體驗『敲、打、滑、拉、安』漢白玉雕刻技藝。」高繼金說,新產業將會吸納村民就近就業,實現增收致富。

「礦開了上千年,大家都覺得是時候回報自然、保護自然了。」周德如說,「礦關了,小時候記憶里藍天、白雲、稻花都回來了……大家又開始出門遛彎了。」

地處北京遠郊的大石窩鎮高庄村以盛產漢白玉石材聞名於世。漢白玉潔白溫潤如玉,質地堅硬,歷經千年不改色,古有「雕欄玉砌」一說。

面對滿目瘡痍的礦山,大石窩鎮計劃除全方位恢復植被外,還依託多變的山體地形和礦坑資源,計劃建成包括「石雕體驗」「水上樂園」「都市農業體驗」等多種功能於一體的田園綜合體。

青山不負有情人。村民們驚奇地看到,礦山關閉不久,斷流的老泉眼又湧出新水,曾經的廢舊深坑形成了數個泉水湖,野鴨和鴛鴦飛來安家築巢。

有了流水,高庄村流轉出200畝荒廢的土地種植玉塘稻,雇了有經驗的老村民管理。前不久,高庄村舉辦「首屆插秧節」,村裡村外來了一大幫人,只為一睹玉塘稻的真容。

記者塗銘、魯暢、吳文詡大暑時節,蛙鳴蟬叫。臨近中午,房山區大石窩鎮高庄村烈日當空,陽光刺眼。61歲的滿族老漢周德如頭戴草帽,打着赤腳正急吼吼趕往村口的水田地。

「千余年開採的總量還不及過去30年的一半。」周德如說,數百米高的青山變成深達百米的大坑,鬱鬱蔥蔥的山林只剩下白晃晃的崖壁。「家家戶戶不是忙着開礦,就是在石材加工廠上班,誰也沒覺得有啥不對。」

端着這個「玉飯碗」,高庄村人一直過着富足的日子。20世紀80年代末,由於市場對漢白玉需求量猛增,傳統的人工開採方式無法滿足。很快,一種名叫風鑽的開採設備被人拉了進來。

風鑽一響,黃金萬兩。「成噸的漢白玉被開採出來,運輸的大卡車蜂擁而至,一百多家石材加工廠也在高庄村和周邊村子相繼紮根……」高庄村黨支部書記高繼金說。

沒想到三年前,高庄村迎來轉機。北京市加強對生態涵養區內的淺山區治理,大石窩鎮高庄村所在範圍屬於首都西南部的生態屏障。2017年,房山區委、區政府積極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決定提前停止漢白玉採礦,礦主們封停礦區,並申請提前註銷採礦證。至此,高庄村砸了端了千年的「玉飯碗」。

苦心終有回報。從內部鏤空、佛像雕刻、天然礦物質上色、甚至製作出能漂在水面的石碗……一件件精美絕倫的小件漢白玉精品橫空出世,曾經粗獷笨拙的漢白石煥發新生,甚至成了國禮用品,美名再次享譽世界。

不再採礦后,一百多家石材加工企業陸續拆除設備和簡易廠房,工人也紛紛外出就業。一時間,很多人又開始擔心,開採了千年的漢白玉說停就給停了,村子以後的發展可咋辦?漢白玉石技藝會不會就此斷絕?

如今,記者站在礦山對面,只見幾汪碧波蕩漾的湖水映入眼帘,一側聳立的白色崖壁倒映入湖,山水一色,蔚為壯觀。

高庄村的漢白玉和玉塘稻,不僅親歷歷史的興衰,也見證新時代發展理念的進步。

站在稻田中央,望着眼前村集體200畝翠綠連綿的玉塘稻,周德如黝黑瘦削的臉上不禁露出微笑。

「做夢也沒想到,咱高庄村又能種玉塘稻!稻子是漢白玉礦山流出的冷泉水養大的,味道甜爽,過去可是有名的貢米。」周德如邊忙邊說,「早些年,開礦的人拉來機器開採漢白玉,一天相當於過去一整月的量……幾口老泉眼的水斷了流,玉塘稻也差不多絕了。」

大石窩鎮黨委宣傳部部長魯佳介紹,大石窩鎮漢白玉開採有上千年歷史,北京歷代皇宮、皇陵、皇家園林修建很多取材於此。

為了轉型求發展,高景輝開始琢磨小件精加工的路子。他在國內遍尋工藝名師,不斷嘗試新技術。「小件精加工還是趨勢。以我目前囤積的石材來看,如果還是大件加工最多用十年,小件的話,三代人都用不完。」高景輝說。

北京8月6日電 題:漢白玉村稻花香

青山綠水,稻苗飄香。周德如在稻田裡一腳深一腳淺,仔細辨認着每一株稻苗,彷彿要尋回曾經失去的寶物。

高庄村漢白玉加工傳人高景輝說:「從古至今,漢白玉都以大件加工為主,石材浪費極為嚴重。礦山不讓開採了,以前囤積下來的漢白玉原石也金貴起來,僅僅做『傻大黑粗』的大件顯然有些暴殄天物。」

直到有一天,村裡老泉眼的泉脈被挖斷了,給稻田灌溉的河溝也乾涸了,空氣中一年四季飄着灰,老人和小孩咳嗽不斷……村裡人彷彿一夜之間醒悟過來,覺得不能再繼續傷害山林。「可開工容易,收工難。上百家企業的產業,僅務工的就有幾千人,說停就停,哪那麼容易啊。」魯佳說。

今日关键词:柯洁清华大学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