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福建快3微信群-武强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晚8点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数字经济-只有数字法币才是对整个银行货币体系的创新

湖人五连胜

開啟公司財務數字化數字支付發軔于私人部門,公司機構一向缺乏數字支付工具的,通過NFC一定程度上彌補了這一巨大短板。但應看到,NFC只是解決了「收(款)」的問題,並沒有解決「支(出)」

社會經濟資產結構中,增加一類資產,大體須滿足兩項要求:法律上的認可;財務上的作價入賬。不難發現,加密資產的現時困境,不在法律上,而是在財務安排上。從國際上看,相關法律爭議正是在財務計價與安排上。需要補充的是,一些關於「數據即資產」的說法是非常不嚴謹的,無助於法律或財務上的實操,而徒增煩擾。現實地看,大量數據事實上是數據垃圾。這並不奇怪,高科技同樣產生垃圾,比如太空垃圾;數字技術與數字經濟中,形成大量的數字垃圾是常態,並將引起經濟社會的警覺與反省。商業條件下,大量的數據運營、挖掘、開發,包括回收利用等,事實上是通過服務協議來展開的,是受到合同法保障的,就是說,並不是資產形態的商業運營。這一點是需要明確與強調的。

第二,財政數字化,亦將通過發行數字債等途徑,優化財政收支結構,促進宏觀經濟運行質量的全面提升,保障社會公正。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有助於促進政府部門與個人或居民家庭部門直接的資金往來:一方面,公民個人稅收的數字填報和繳納將趨於現實與合理,效率和透明度也將有所保障;另一方面,政府部門亦將透過數字法幣賬戶體系直接與公民個人確立債務關聯,亦即發行數字債,不僅減除中間代理費用,大幅縮減發債成本,而且可以實現差別利率營銷,利用大數據更為精準地銷售公債。提升乃至擴大政府部門數字債的規模、水平與結構佔比,能極大地優化地方債務規模、結構與水平,完善轉移支付體系,並對整個財政金融體系的利率水平和債務運行質量起到積極作用。

個人選擇自由與經濟觀念的巨變

引致政府財政數字化個人或居民家庭部門和企業部門財務收支數字化,必然影響乃至決定政府部門財務收支的數字化。這一連串變化或衝擊的關鍵點在於,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其意義在於,消除三大經濟部門數字化進程中的「不平衡」。

這就需要不斷更新有關的財務規範,從暫時性安排,向長期穩定的制度規範演進,從借用比照其他規範到「量體裁衣」、自我設限,從設立數字會計科目到確立數字財務流程,進而,制定專項的數字財務活動報表,最終,出台數字報表規範及監管細則。公司財務數字化是一項重大挑戰,也是相關行業的重大機遇。沒有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公司財務數字化也就失去了「定海神針」,數字經濟就將出現偏差甚或失衡。

不難發現,私人數字支付先行,是監管寬容的產物。但是,在不同經濟部門之間所形成的數字化落差不宜持續拉大或加深。政府部門財政活動的數字化,不能依託或借用於私人數字支付體系,必須依靠數字法幣體系。這就意味着,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不僅帶來企業部門的財務數字化,還將激勵政府部門迎頭趕上,實現財政數字化。

公司現金管理一向近乎最為嚴格的財務約束,根源在於,銀行現金使用的自由度「過」高而財務記錄往往「過」寬,合起來,就是一條,透明度過低。數字法幣能夠實現有效約束、有限自由、實時完整記錄,以及信息充分而透明,便於實現穿透式監管。屆時,公司數字支付場景將層出不窮,數字法幣的需求也將日益增加。這就對公司機構的財務活動產生了數字化的壓力,即,公司數字化財務活動映射到紙質的財務報表上的難度和頻度都成了問題:一方面,財務報表往往不能全面或及時反映公司數字化的財務活動;另一方面,企業數字財務活動越來越難適應既有的財務合規約束。

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所帶來的社會經濟衝擊,將波及、觸達社會經濟體系的各個部門、方方面面,不僅將改寫既有的網絡平台經濟,還將對國際經濟體系帶來難以估量的影響,它的創新意義亦將不斷拓展與深化。

數字法幣的「新」就在於創新性地克服了三個困境:一是全覆蓋,實現普惠金融。這個現已非常容易理解,茲不贅述。二是消除流通中的利息壓力,進而改善利率結構,完善貨幣調節;為什麼?數字法幣賬戶體系下每一賬戶都只有一個確定的「戶主」,賬戶內的資金,只有「戶主」才能使用,這就根本不同於銀行賬戶;由此,每一分數字法幣在任何一個時間點,只有一個「主人」,要麼閑置,要麼為主人使用,不會有旁人來使用或付息;因此,它根本不是一個銀行存款性質的賬戶,不參与進行貨幣創造,也就一定不會產生利息上的壓力。三是實現時間上的無縫交易。數字法幣不是銀行貨幣,無須自我設限地遵守銀行櫃檯營業時間,也無須嚴格按照銀行運營的財務時間或會計流程來進行賬目處理或財務安排,這就打破了銀行時間節律,消除了銀行時間上的斷點或盲區。

社會經濟體系中,現行資產結構,大體有二:物理性資產和權益性資產。物理性資產,主要是指那些低值易耗或會計上計提折舊的資產,它們往往具有明確而穩定的物理屬性;權益性資產,不具備物理屬性,而完全依賴法律設定與保障的資產。現實中,資產形態及其狀況往往要複雜得多,有如,房產物業,一方面是物理性資產,需要計提折舊;另一方面它也是權益性資產,這主要是指相關權證或權屬登記部分,無須計提折舊,且可隨行就市調整其賬麵價值。

文 | 周子衡數字經濟的基礎是數字支付,數字支付的核心是數字法幣。發行與運行數字法幣,將對社會經濟體系產生一系列創新性的衝擊,不可逆轉地重塑我們的社會經濟生活的面貌、結構和方向,進而使整個社會經濟體系決定性地全面進入數字時代。

數字法幣,「新」在哪裡?概言之,銀行有三個「老大難」:一是,服務對象上不能實現「全覆蓋」:即,總有相當部分主體或交易是銀行服務所不能觸達的。對此,經濟社會要求實現金融普惠;二是,利息壓力的的確確是「全覆蓋」的:即,沒有一分錢的銀行貨幣是免息的。要麼為正,要麼為負(銀行服務手續費等),不管誰付,利息成本壓力是普遍存在的;三是,銀行業務系統在時間上有斷點或盲區,不支持24小時無縫資金往來。銀行體系不僅是巨大的資金池,承載着利息壓力,還必須創造貨幣。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貨幣經濟觀念,經濟社會也呈現出相應的決策與選擇模式。

總而言之,數字法幣創新有四,即全員覆蓋、全時交易、零利息、實時記賬。

發行與運行數字法幣,設立「公司(數字法幣)錢包」,公司機構藉此開立並使用數字法幣賬戶。由此,將同居民家庭部門一樣,企業部門亦同時擁有銀行賬戶和數字法幣賬戶。這一創新將擴張企業部門的數字現金來源和使用途徑,開啟公司財務的數字化。

的問題,是單行線;並且,它只是在個人與公司機構之間發生的,在公司與公司之間,數字支付是「零」。在我國,對私數字支付的場景打開后,對公數字支付的場景遲遲不能完全打開。打開對公數字支付場景,不僅需要提供相應的數字支付工具,關鍵還在於,提供對公收支數字支付的會計入賬依據,即將對公支付活動映射到公司財務報表上。一般來說,私人支付不需要記賬入表,所以,私人數字支付大行其道;對公支付必須記賬入表,這就不能簡單拷貝私人數字支付形態,還必須提供法律與財務安排與支持。現時來看,有兩種變通:一是,公司機構借用私人數字賬戶,發生了表外賬外支付的狀況;二是,使用NFC,緩解數字收賬的壓力。根本之法,在於發行與運行數字法幣,實現公司數字收支,打開數字支付的對公場景。

開啟貨幣體系的創新發行與運行「數字法幣」,是流通中銀行現鈔的替代者,大而言之,是M0的替代。具體來看,法幣的貨幣名義不變,記賬單位不變,保持等價兌換。由此,貨幣體系中似乎只是多了一張新面孔、新樣態,但它是一個新物種嗎?

數字法幣是中央銀行的貨幣創新,不是商業銀行的商業創新:銀行賬戶開不出數字法幣的花,也結不出相應的果。經濟學家凱恩斯在其名著《貨幣論》中開宗明義地寫到:「現代貨幣是賬戶貨幣。」中央銀行通過設立數字法幣賬戶體系,發行並運行數字法幣,無疑對於中央的貨幣政策帶來積極作用,對於利率結構變革具有促進作用。這一貨幣創新,對於商業銀行來說,既是挑戰,也是機遇。特別是在所謂的「雙層結構」下,央行與商行的相互加持與支持,將極大地推進貨幣數字化運行,不僅極大地夯實「數字央行」體系,也將極大地助力「數字商行」的確立。

當前,數字資產,主要有三:(1)數字音樂製品;(2)數字圖像製品;(3)數字貨幣。前兩者自始即為數字形態,在數字條件下發生、運轉的;後者——數字貨幣——亦即所謂的「加密資產」。前兩者大體具備基本的法律保障;加密資產的法律界定及其財務規範,尚在探索、形成與完善中。

政府財政數字化主要有兩個方面:首先,財政收支數字化,這將大面積、大規模打開數字經濟活動的對公場景,推進各項事業的數字化大發展。醫療與醫藥、教育與培訓、社會保障、養老保險、住房補貼,以及准公用事業收支等等,一系列關乎國計民生的重大領域,乃至稅收和公務員工資等,都將因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而實現數字化。由此,所帶來的一系列對公場景的拓展與深化,是任何企業部門所無法替代甚或無法企及的。舉例來說,公費醫療收支的數字化將直接影響到醫療、醫藥等相關產業,既有的運營模式,亦將發生根本性的變革,既有利益鏈條或將難以為繼,醫療醫藥事業改革亦將藉此步入數字化的快車道。進而言之,實時全覆蓋的醫療、醫藥數字結算與數字支付體系,其效率、透明度和公正性,將滿足醫患政企諸方面的利益訴求;放開看,這一體系將極大降低全社會醫療支出成本,降低政府部門的預算壓力和支出壓力,同時,也對醫療、醫藥事業的長遠發展提供一個更為廣闊的資金循環的基礎設施。可以想見,政府部門財政數字化,將因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穩步推進,相關各項事業亦將取得長足進步。

數字法幣還有一個創新,是銀行體系根本無法企及的,亦即每一分錢的每一秒鐘的運行都會被記錄下來,即,數字法幣是實時記賬的。銀行賬戶的電子記錄類近於實時,但是記賬最小的時間單位是天,存在隔夜問題。

數字經濟時代,是個人選擇的崛起,是社會經濟運轉的基本力量;個人自由將成為社會經濟觀念的主旨與基礎,引導與塑造整個社會經濟觀念更具人性內涵,企業理性與自由及其病症將得到最大限度的矯正與揚棄。本輪貨幣變革,以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為轉折點,將支撐起數字經濟革命,更為關鍵的是,為數字經濟提供一個「全員覆蓋、全時交易、實時記賬、零利息」的貨幣基礎,從而降低全社會的交易成本、全員的機會成本,帶來普遍的經濟自由。

數字法幣一經獨立為數字資產,建諸其上的各項數字金融資產或財務資產便逐一跟進為數字資產;更多類型的數字資產將湧現出來,以數字法幣計價入賬,並獲法律保障。其中,以區塊鏈等技術開發運行的各類數字資產,以數字法幣為計價,且其運營亦將極大擴張數字法幣的需求。後續與此相關層出不窮的法律與財務問題或挑戰,都將表明數字資產的活躍度和生命力。

數字法幣的發行與運行后,數字法幣賬戶內的數字是貨幣資產,但並非傳統意義的貨幣資產——銀行貨幣資產(是銀行法意義下的資產)。作為貨幣資產,數字法幣可類比銀行法意義下的資產,具有相應的權益資產屬性,但同時它也具有數字屬性,是數字資產的一種。伴隨數字法幣運行中,不斷湧現出來的新問題與新狀況,它就將突破銀行法下權益資產的類比界定,進而凸顯出其數字特質。當數字財務乃至數字財政運行至一個較高階段且狀態穩定,相關數字立法體系就會確立並完善,數字貨幣資產將獲得財務與法律兩個層面的支持。

從一定意義上說,個人或居民家庭部門數字收支的規模和水平,是數字經濟體系的基礎與風向標;企業部門數字收支的能力與水平,是數字經濟體系拓展與提升的根本動力;政府部門財政數字化的效能與活力,才是整個財政貨幣金融體係數字化的保障。檢驗數字法幣發行與運行成敗的根本標準是,能否有效地引致財政數字化的興起與變革。

近代社會經濟變革,是企業——特別是生產企業——大發展的時代,與其相適應的是,銀行體系崛起,其將貨幣創造支撐起整個產業經濟革命。這一時代,經濟社會的主角是企業。企業的選擇與自由,是社會經濟運行的主旋律,引導與塑造了整個社會經濟體系的觀念。

實現資產結構數字化變革數字法幣的發行和運行,將直接產生數字資產,從而改變社會資產的結構。

大家知道,流通中的支付手段,以個人為例,主要有三:銀行現鈔、電子貨幣,以及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網絡數字支付工具或支付指令。數字法幣將「替代」哪個部分呢?答案是,都替代!因為三者都直接或間接地構成流通中的現金,亦即所謂的M0。需要明確的是,這種替代是市場選擇,並非法律強制。回頭看,電子貨幣是對銀行現鈔的創新,而網絡數字支付工具或支付指令是對電子貨幣的創新超越,那麼,只有數字法幣才是對整個銀行貨幣體系的創新。從這個意義上說,它就不僅僅是一張新面孔,而近於一條新生命了……

社會經濟歷史長河中,資產原初局限於物理屬性,並最終獲得民法的保障。近代以來,資本主義高歌猛進,出現了所謂的「法律革命」,商法突破民法的約束:公司、票據、海商、證券、銀行、保險等諸商法崛起,極大地擴張了權益性資產,並使其在規模水平上超出了民法意義上的物理資產。不難發現,商法意義上的資產都是所謂的賬面資產,往往就是報表上的數字。數字技術誘發數字經濟,升成數字資產,帶來了相關的財務與法律層面的挑戰:以銀行貨幣的立場或視角來衡量與應接數字資產,不免困境重重;發行與運行數字法幣,正是就此打開了方便之門,並將引進更為複雜多樣的數字資產。正如權益性資產透過貨幣創造的銀行體系,在規模和水平上大大超出物理性資產一樣,未來數字資產亦將透過數字法幣,而在規模與水平上大大超出權益性資產。也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說,數字法幣開啟了資產數字化的革命,必將繁榮壯大數字經濟。

今日关键词:周鸿祎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