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梁晓萍都带孩子来看华语儿童剧-香港新闻台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晚8点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孩子华语-家长梁晓萍都带孩子来看华语儿童剧

寻飞夺泸定桥勇士

「我們的親子作品有一些原則,比如不會簡化語言。如果我們覺得文字有一部分比較難懂,我們可以用行動,用人物的行為、聲音,甚至形體等來講故事。畢竟,年紀跟語言水平是兩件事。」郭踐紅說。

莎洛特也表示,兒童劇不是降級的戲劇,不應降低兒童劇語言品質。要在舞台上講好一個故事,除了好演技、好編導和好的幕後製作,精妙的語言也不可缺,這不只是對小觀眾負責,也是對家長們負責。

劇集要兼具娛樂性和教育性劇場的工作者們紛紛表示,兒童劇不僅要有娛樂性,教育性也不可缺少。

濱海藝術中心從2006年起推齣兒童作品,目前已經亮相的劇目包括原創的「小玩藝」系列,以及委約的《兒戲》系列。2010年至今,該藝術中心已經聯合製作、委制或引進了9部作品,不少作品取材自中國民間故事,均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郭踐紅表示,華語親子劇場也與青少年的華語學習息息相關,因此觀看劇目也變成了學習華語的一個渠道。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實踐劇場就開始在學校演出,幾十年來都在做青少年作品。「真正開始連續做親子作品是在2010年,從那以後,我們基本每年都會打造一部親子作品。」郭踐紅說。

濱海藝術中心:帶動華語兒童劇市場

陳翠薇坦言,即使是華語兒童劇,自己也傾向於帶孩子看經典作品。「熟悉的故事對孩子而言不會造成迷失感,特別是在他們克服語言難關的階段。」陳翠薇說。(王一鳴)

家長陳翠薇帶兩個孩子看完《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后,對孩子們在舞台上玩的文字遊戲尤為欣賞。她認為,看華語兒童劇的樂趣不亞於看英語劇,而這種戲劇興趣是培養出來的。如今對於兩個孩子來說,觀劇已經成為了一種享受,尤其是華語劇。

新加坡專業劇場執行董事莎洛特·諾爾斯(Charlotte Nors)肯定了該團對華語兒童劇的投入經營。從2013年開始,該劇團每年至少會將1部華語兒童劇搬上舞台,至今已累計了8部。2002年起,該劇團首次製作英語兒童劇目,旗下的小劇團(The Little Company)也將英語演出的兒童劇翻譯為中文版本上演。

文章摘編如下:新加坡專業劇場:將英語版兒童劇中譯演出

她舉例說,在新加坡,5歲孩子的華語未必比15歲孩子懂得少。「語言程度跟孩子的年齡發展不一定成正比,所以我們不會特別去調整語言,但我們會注意溝通,而這個溝通不只是語言溝通。」郭踐紅說,「一個好的親子作品應該是所有人都能看的,大人看深一點,孩子看淺一點,但孩子的感受未必比大人的少,也不一定比大人的淺白。」

李國銘也認同這一點。他指出,認為創作和呈獻兒童作品容易是錯誤的想法。「創作者作為成年人,必須從孩子的角度來思考。不要低估孩子們的學習潛力。應該注意確保語言不會過於淺白,以幫助增加孩子詞彙量;當然也不過於晦澀,致使孩子無法掌握任何詞彙。」李國銘說。

此外,李國銘觀察到,並非所有觀眾都是華人,許多非華族觀眾也會出現在華語劇場里,他相信這些非華族觀眾極有可能正在學習華語。

兩年來,家長梁曉萍都帶孩子來看華語兒童劇,包括《兒戲》和《真假美猴王》。「新加坡以英語為主要媒介,要讓孩子學習並接觸華文是一項挑戰,我非常重視這一環。」梁曉萍說。

實踐劇場藝術總監郭踐紅用「親子劇場」來指稱兒童劇場,她認為,親子劇的首要任務是讓成人和孩子一起看戲。20年來,新加坡國家藝術理事會的藝術拓展工作一直在學校進行,因此親子劇場、學生劇場的青少年劇場的觀眾群體也一直在累積。

李國銘表示,兒童劇得先經由家長,再「抵達」小朋友眼前。「我們在推廣這些作品時,首先接觸的對象是家長,家長必須對這些作品感興趣。事實上,家長也會受益於這些作品。在短短一個小時里,他們釋放壓力、發揮想象力,從孩子的角度看世界。」李國銘說。

受眾群不應僅限於兒童「專業劇場的華語兒童劇現場,常有一家三代一齊來看戲,而英語兒童劇則沒有這種現象。」莎洛特指出,專業劇場的華語兒童劇長達五個星期的演出周期中,平均上座率之所以能突破90%,就是因為常常會有長輩陪孩子來看。

「市面上的兒童英語劇越來越多,華語劇卻有很大缺口,而我們有能力來補足這個缺口,」莎洛特說,「有了製作英語兒童劇的心得,我們請了通曉中文的翻譯和製作團隊,將每部劇以華語進行翻譯演出。從目前的勢頭看來,華語兒童劇很值得我們繼續投資。」

中國僑網10月11日電 新加坡《聯合早報》近日刊載文章,對新加坡華語兒童劇的發展現狀作了簡單介紹。近年來,新加坡掀起華語兒童劇熱潮,不少劇團如實踐劇場、新加坡專業劇場(SRT)在華語兒童劇目產出方面都有不錯的表現,包括新加坡國家性藝術機構——濱海藝術中心也在為小觀眾們量身定做節目。

濱海藝術中心節目監製李國銘認為,近年來華語兒童劇發展較好,主要原因有幾點:中等收入階層的購買力有所增長,促進了文娛活動上的消費;越來越多來自華語地區的永久居民在新加坡定居,觀眾逐漸累積;華語在全球範圍內走俏,家長希望孩子通過戲劇藝術尋根溯源,多接觸母語。

兒童劇未必要降低語言難度既然兒童劇也面向成人,那麼創作者是需要降低語言難度「遷就」小觀眾,還是維持語言的成熟度,不至於讓成人觀眾覺得「簡化」呢?

「孩子們往往能通過故事和戲劇培養同理心,學會從不同角度看世界。在形成自我意識和認同的同時,藝術將是孩子探索文化遺產、表達自我、培養自信的一種方式。隨着年齡增長,藝術活動也能讓他們成為具有求知慾望、質疑能力和反思精神的自主學習者。」李國銘說。

郭踐紅表示,親子劇提倡了一種新觀念。「我們的親子作品想要傳達一種觀念:提問比答案重要。」郭踐紅說,「我們的作品相對來講不太說教,而且我相信看戲只是孩子或者親子間互相認識、學習的一個過程,看戲前後的討論和對話才是更重要的。」

實踐劇場:每年打造一部親子作品

莎洛特認為,兒童劇一定要突出紮實的教育核心。以長青童話劇為例,劇情基本上都緊扣友情、互助、勇氣、善良、愛等對兒童來說有實際意義的價值觀。李國銘則表示,藝術除了具有跨越社會經濟和文化界限的能力外,還能在兒童的認知、社會和情感發展方面發揮作用。

今日关键词:斯里兰卡总理辞职